百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08|回复: 3
收起左侧

蝉之系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5 07:5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要发声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半冰半水半心凉 于 2017-8-5 07:52 编辑



  你的一生
  注定和夏相连
  纵然
  尘封土埋
  也未曾断了
  对光的向往
  对热的爱恋
  ——我常想
  那拔地而起的林木
  定是先贤们的遗骨
  你就是那不死的精灵
  日夜
  呼唤在天地之间……
作者:程汝明
1.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8-5 07:54:16 | 显示全部楼层
知了

山上有一种蝉,叫声特别奇异,总是吱的一声向上拔高,沿着树木、云朵,拉高到难以形容的地步。然后,在长音的最后一节突然以低音“了”作结,戛然而止。倾听起来,活脱脱就是:
  知——了!
  知——了!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蝉如此清楚的叫着“知了”,终于让我知道“知了’这个词的形声与会意。从前,我一直以为蝉的幼虫名叫“蜘蟟”,长大蝉蜕之后就叫作“知了”了。
  蝉,是这世间多么奇特的动物,它们的幼虫长住地下达一两年的时间,经过如此漫长的黑暗飞上枝头,却只有短短一两星期的生命。所以庄子在《逍遥游》里才会感慨:“惠蛄不知春秋!”
  蝉的叫声严格说起来,声量应该属噪音一类,因为声音既大又尖,有时可以越过山谷,说它优美也不优美,只有单节没有变化的长音。
  但是,我们总喜欢听蝉,因为蝉声里充满了生命力、充满了飞上枝头之后对这个世界的咏叹。如果在夏日正盛,林中听万蝉齐鸣,会使我们心中荡漾,想要学蝉一样,站在山巅长啸。
  蝉的一生与我们不是非常接近吗?我们大部分人把半生的光阴用在学习,渴望利用这种学习来获得成功,那种漫长匐匍的追求正如知了一样;一旦我们被世人看为成功,自足的在枝头欢唱,秋天已经来了。
  孟浩然有一前写蝉的诗,中间有这样几句:
  黄金然桂尽,
  壮志逐年衰。
  日夕凉风至,
  闻蝉但益悲。
  听蝉声鸣叫时,想起这首诗,就觉得“知了”两字中有更深的含义。
  什么时候,我们才能一边在树上高歌,一边心里坦然明了,对自己说:“知了,关于生命的实相,我明白了。”
作者:林清玄

附着在玉米叶上的金蝉,绿黄相间,相映成趣。

附着在玉米叶上的金蝉,绿黄相间,相映成趣。
 楼主| 发表于 2017-8-5 08: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蝉语人生

    或是都市生活的喧嚣与繁忙掩盖了蝉儿们欢快的吟唱;或是鳞次栉比的楼宇取代了蝉世代相依的乔木从而阻断了它们的繁衍生息;或是钢筋水泥硬化的地面樊笼让幼蝉难以破土而永远沉寂在地底;或是现代化工业污染腐蚀了蝉变羽化必换的轻衣而使之早早夭亡;或是浓重的汽车尾气窒息了蝉儿们细小的口鼻…总之,在城市繁华的生活里我已是很久都未听到动听的蝉鸣了。

    儿时家居江南,那里蝉鸣是婉转、优柔的,有着南语呢哝之美;长大后定居北国,这里蝉音是豪放、粗犷的,彰显北方大汉直爽之大风。俗语讲: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可能人如此,蝉亦如此吧!不过蝉至今仍保持着千年不变的固守与执着,不越地域雷池半步;而人却不然,于是,就有了南来北往,迁客骚人,思乡愁绪、逆旅悲情。

    古往今来,那“知了,知了”的鸣唱,曾使多少喜愁善感而柔情细腻的诗人们写下了无数优美动人的诗篇。蝉文学在中国文坛亦有一席之地。古代诗歌海洋中写蝉的作品首先当推唐代咏蝉 “三绝”:垂委饮清露,流响出疏桐。 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虞世南《蝉》) 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侵。 不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 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 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骆宾王《在狱咏蝉》) 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 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 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 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 李商隐《蝉》) 古人以为蝉是靠餐风饮露为生的,故把蝉视为高洁的象征,并咏之颂之,或借此来寄托理想抱负,或以之暗喻自己坎坷不幸的身世。

    中国蝉文学中寒蝉、暮蝉最是叫人生愁,常常是与离别、离乡之愁有关,如宋代诗人杨万里 “蝉声无一添烦恼,自是愁人在断肠。”(《听蝉》) 五代楚 刘昭禹:“莫侵残日噪,正在异乡听。”(《闻蝉》) 宋 柳永:“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息。”(《雨霖铃》)蝉鸣“知了”实本不知,然许多诗人却闻因蝉而生愁,孰不知那是因为诗人自己心中原本有愁,而非蝉使之愁也,正如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所说:“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

    而清代朱受新的“抱叶隐深林,乘时慧慧吟。如何忘远举,饮露已清心”(《咏蝉》) 南北朝 王籍“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入若耶溪》)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宋 辛弃疾《西江月·月夜行黄沙道中》) 唐 王维“倚仗柴门外,临风听暮蝉。”( 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等诗则另辟异径在寓情山水田园之境中给人一番清新别致之情趣。 蝉性高洁,蝉在最后脱壳成为成虫之前,一直生活在污泥浊水之中,等脱壳化为蝉时,飞到高高的树上,只饮甘露,可谓出污泥而不染,故而古人十分推崇。同时,蝉能入土生活,又能出土羽化。人们皆以蝉的羽化比喻人能重生。如将玉蝉放于死者口中,成语中称作“蝉形玉含”,寓精神不死,再生复活。而把蝉佩于身上表示高洁。远古时代就有以玉琢佩蝉、冠蝉和含蝉之用,据考古资料记载,早在新石器时代就已有玉蝉出现,著名的商代殷墟“妇好”墓,曾有玉蝉出土,同时出土的玉坠、玉琮也有一些饰以蝉纹的。

    可见蝉作为良好的寓意形象成为一种饰物,已经问世好几千年了。

    蝉文化经几千年的发展延伸至今寓意大致有三种,皆为善意:一是取谐音,金蝉谐音“金钱”,寓意财源滚滚来。二是中国古代延续上千年的传统说法,称蝉有先知先觉的的含义,寓意知人所不知,觉人所不觉。三说蝉有“蜕变高鸣”“一鸣惊人”的属性,所以,有得中及第的说法。可见蝉在人们信仰中一直是被褒奖赞扬地位。

    有人说蝉音聒噪,生性厌烦。那是他不懂蝉语;

    有人说暮蝉呕哑,哀哀生惫。那是他不识蝉意;

    有人说寒蝉凄凉,靡靡难听。那是他不解蝉情。

    七月流火,烈日炎炎,生灵被受炙烤,在与酷暑抗斗中。万物在热浪的淫威与肆虐之下已是绵绵无力,蔫巴巴死寂沉沉,唯有蝉愈热愈精神,愈热嗓愈亮,时时唤醒人们别忘振奋精神,大练三伏。何噪之有?

    万里秋云解落叶,黄昏落日正蝉鸣。落叶飘飘,蝉嘶阵阵,那是蝉儿正在用尽一生最后的余力,来告诫人们冬的脚步正在临近,请勿必守藏好丰收的硕果,何厌可存?

    蝉的一生可谓壮哉,幼蝉在黑暗的地底下历经数年的成长磨练,方能修得正果。出土羽化后,整个生命周期最长也只能在60天左右。蝉衣可入药,蝉音催人进,蝉体入泥沃。而且整个一生,都是在烈日炙烤中去完成。人若如蝉,也不失为一种完美的人生。

    一粒砂中见世界,半瓣花上说人情。蝉如此,智慧的人类又何尝不是如此,蝉语人生亦是禅语人生,人蝉无异。
作者:吴晓东
3.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8-5 08:04:04 | 显示全部楼层
蝉的地穴

  我有很好的环境可以研究蝉的习性。一到七月初,蝉就占据了我门前的树。我是屋里的主人,它却是门外的统治者。有了它的统治,无论怎样总是不很安静的。
  每年蝉的初次出现是在夏至。在阳光曝晒的道路上有好些小圆孔,孔口于地面相平。蝉的幼虫就从这些圆孔爬出,在地面上变成完全的蝉。蝉喜欢顶干燥、阳光顶多的地方。幼虫有一种有力的工具,能够刺透晒干的泥土和沙石。我要考察它们遗弃下的储藏室,必须用刀子来挖掘。
  这小圆孔约一寸口径,周围一点土都没有。大多数掘地昆虫,例如金蜣,窠外面总有一座土堆。这种区别是由于它们工作方法的不同。金蜣的工作是由洞口开始,所以把掘出来的废料堆积在地面。蝉在幼虫是从地下上来的,最后的工作才是开辟大门口。因为门还未开,所以不可能在门口堆积泥土。
  蝉的隧道大都是深十五六寸,下面较宽大,底部却完全关闭起来。做隧道的时候,泥土搬到哪里去了呢?为什么墙壁不会塌下来呢?谁都以为幼虫用有爪的腿爬上爬下,会将泥土弄塌了,把自己的房子塞住。其实,它的动作简直像矿工或铁路工程师。矿工用支柱支撑隧道,铁路工程师用转墙使地道坚固。蝉同他们一样聪明,在隧道的墙上涂上灰泥。它身子里藏有一种极粘的液体,可以用来做灰泥。地穴常常建筑在含有汁液的植物根须上,为的可以从根须取得汁液。
  能够很随便地在穴道内爬上爬下,这是很重要的。它必须先知道外面的气侯是怎样的,才能决定可以出去晒太阳的日子来到没有。所以它工作好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做成一圈涂墁得很坚固的墙壁,以求适于上下爬行。隧道的顶上留一层一指厚的土,用来抵御外面的恶劣气侯,直到最后一刹那。只要有一些好天气的消息,它就爬上来,利用顶上的薄盖去考察气侯的情况。
  假使它估量到外面有雨或风暴——纤弱的幼虫脱皮的时候,这是一件顶重要的事情——它就小心谨慎地溜到温暖严紧的隧道底下。如果气侯看来很温暖,它就用爪击碎天花板,爬到地面上来。
  它臃肿的身体里面有一种汁液,可以用力抵御穴里的尘土。它掘土的时候,将汁液喷洒在泥土上,使泥土成为泥浆,于是墙壁就更加柔软。幼虫再用它肥重的身体压上去,使烂泥挤进干土的罅隙。所以,它在地面上出现的时候,身上常有许多潮湿的泥点。蝉的幼虫初次出现于地面,常常在邻近的地方徘徊,寻求适当的地点——一棵小矮树,一丛百里香,一片野草叶,或者一根灌木枝——脱掉身上的皮。找到就爬上去,用前爪紧紧地把握住,丝毫不动。
  于是它外层的皮开始由背上裂开,里面露出淡绿色的蝉体。头先出来,接着是吸管和前腿,最后是后腿与折着的翅膀。这时候,除掉尾部,全体都出来了。
  接着,它表演一种奇怪的体操。在空中腾跃,翻转,使头部倒悬,折皱的翼向外伸直,竭力张开。然后用一种几乎看不清的动作,尽力翻上来,并用前爪钩住它的空皮。这个动作使尾端从壳中脱出。总的过程大概要半点钟。
  这个刚得到自由的蝉,短期内还不十分强壮。在它的柔弱的身体还没有精力和漂亮的颜色以前,必须好好地沐浴阳光和空气。只用前爪挂在已脱下的壳上,摇摆在微风中,依然很脆弱,依然是绿色的。直到变成棕色,才同平常的蝉一样强壮了。假定它在早晨九点钟占据了树枝,大概要到十二点半才扔下它的皮飞去。空壳挂在树枝上,有时可达一两个月之久。  

蝉的卵

  普通的蝉喜欢在干的细枝上产卵。它选择最小的枝,像枯草或铅笔那样粗细,而且往往是向上翘起,差不多已经枯死的小枝。
  它找到适当的细树枝,就用胸部的尖利工具刺成一排小孔。这些小孔的形成,好像用针斜刺下去,把纤维撕裂,并微微挑起。如果它不受干扰,一根枯枝常常刺出三四十个孔。卵就产在这些孔里。小孔成为狭窄的小径,一个个斜下去。一个小孔内约生十个卵,所以生卵总数约为三四百个。
  这是一个昆虫的很好的家庭。它之所以产这许多卵,是为了防御某种特别的危险。必须有大量的卵,遭到毁坏的时候才可能有幸存者。我经过多次的观察,才知道这种危险是什么。这是一种极小的蚋,蝉和它比起来,简直成为庞大的怪物。
  蚋和蝉一样,也有穿刺工具,位于身体下面近中部处,伸出来和身体成直角。蝉卵刚产出,蚋立刻就想把它毁掉。这真是蝉家族的大灾祸。大怪物只须一踏,就可轧扁它们,然而它们置身于大怪物之前却异常镇静,毫无顾忌,真令人惊讶。我曾看见三个蚋依次呆在那里,准备掠夺一个倒霉的蝉。
  蝉刚把卵装满一个小孔,到稍高的地方另做新孔,蚋立刻来到这里。虽然蝉的爪可以够着它,而蚋却很镇静,一点不害怕,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在蝉卵上刺一个孔,把自己的卵放进去。蝉飞去了,多数孔内已混进异类的卵,把蝉的卵毁坏。这种成熟的蚋的幼虫,每个小孔内有一个,以蝉卵为食,代替了蝉的家族。
  这可怜的母亲一直一无所知。它的大而锐利的眼睛并不是看不见这些可怕的敌人不怀好意地呆在旁边。然而它仍然无动于衷,让自己牺牲。它要轧碎这些坏种子非常容易,不过它竟不能改变它的本能来拯救它的家族。
  我从放大镜里见过蝉卵的孵化。开始很像极小的鱼,眼睛大而黑,身体下面有一种鳍状物,由两个前腿连结而成。这种鳍有些运动力,能够帮助幼虫走出壳外,并且帮助它走出有纤维的树枝——这是比较困难的事情。
  鱼形幼虫一到孔外,皮即刻脱去。但脱下的皮自动形成一种线,幼虫靠它能够附着在树枝上。幼虫落地之前,在这里行日光浴,踢踢腿,试是筋力,有时却又懒洋洋地在线端摇摆着。
  它的触须现在自由了,左右挥动;腿可以伸缩;前面的爪能够开合自如。身体悬挂着,只要有微风就动摇不定。它在这里为将来的出世做准备。我看到的昆虫再没有比这个更奇妙了。
  不久,它落到地上。这个像跳蚤一般大的小动动物在线上摇荡,以防在硬地上摔伤。身体在空气中渐渐变坚强了。它开始投入严肃的实际生活中了。
  这时候,它面前危险重重。只要一点风就能把它吹到硬的岩石上,或车辙的污水中,或不毛的黄沙上,或坚韧得无法钻下去的粘土上。
  这个弱小的动物迫切需要隐蔽,所以必须立刻到地下寻觅藏身的地方。天冷了,迟缓就有死亡的危险。它不得不各处寻找软土。没有疑问,许多是在没有找到以前就死去了。
  最后,它找到适当的地点,用前足的钩扒掘地面。我从放大镜里见它挥动锄头,将泥土掘出抛在地面。几分钟以后,一个土穴就挖成了。这小生物钻下去,隐藏了自己,此后就不再出现了。
  未长成的蝉的地下生活,至今还是个秘密,不过在它来到地面以前,地下生活所经过的时间我们是知道的,大概是四年。以后,在阳光中的歌唱只有五星期。
  四年黑暗中的苦工,一个月阳光下的享乐,这就是蝉的生活。我们不应当讨厌它那喧嚣的歌声,因为它掘土四年,现在才能够穿起漂亮的衣服,长起可与飞鸟匹敌的翅膀,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什么样的钹声能响亮到足以歌颂它那得来不易的刹那欢愉呢?
作者:法布尔

一只蝉刚刚完成脱壳的过程

一只蝉刚刚完成脱壳的过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百家论坛  

GMT+8, 2017-12-18 07:12 , Processed in 0.21085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